相信各位都對前幾天剛剛結束的Met Gala印象深刻,各類造型可謂神仙打架,回顧請戳:時尚界奧斯卡又來了:小K肯豆美出天際,蕾哈娜卡戴珊造型出格,還有辣眼睛的……

 

其中有一位因為太過酷炫沒有被寫到,今天就拎出來單獨講講她!那就是這位銀光閃閃的蜘蛛異瞳酷女——跨性別藝人Hunter Schafer。

 

先來一波她在Met Gala上充滿沖擊力的造型:

 

 

 

銀色金屬感長裙、金發白瞳、蜘蛛面具、玻璃指甲...... 這未來感和高級感真是又酷又詭異!
 
據她本次的化妝師Sandy Ganzer稱,這次的造型想凸顯出“A little bit of late ’90s grunge, a pinch of playful dystopian sci-fi, and just a sprinkle of romantic horror(一點點90 年代末的垃圾搖滾,一點點俏皮的反烏托邦科幻,還有一點浪漫的恐怖)。
 

 

銀色外衣來自Prada 1999年的春季系列,而在臉上的那個碩大的銀色蜘蛛,其實是一顆胸針,在Schafer的建議下,被造型師用魚線固定在了辮子上。為了與整體造型相呼應,指甲和戒指處也是細節滿滿。

 

 
A two-piece silver look from Prada’s spring 1999 collection, as styled by Law Roach. The structured corset-inspired top, studded with square-cut jewels, had the protective feel of a warrior-princess shield; the floor-length skirt emphasized Schafer’s statuesque silhouette.
來自 Prada 1999 年春季系列的兩件式銀色套裝,由 Law Roach 設計。 充滿結構感的上衣以緊身胸衣為靈感,鑲嵌著方形切割的珠寶,仿佛戰士公主的盾牌般給人以保護感;及地長裙則完美地勾勒出 Schafer 雕塑般的輪廓。
 
 “That was a Hunter suggestion,” Ganzer explains. The showstopper was inarguably a white-gold brooch by Evangeline AdaLioryn, a ceramist whose foray into fine jewelry received a very splashy debut last night. 
“那是 Hunter 的建議,”Ganzer 解釋道。無可爭議的是 Evangeline AdaLioryn 的白金胸針,她是一位涉足高級珠寶的陶藝家,昨晚她的作品獲得了非常引人注目的效果。
 
 
Schafer, working with Ganzer, opted to wear it squarely across the bridge of her nose—recalling, at least for some ’90s kids, another of the decade’s cinema treasures, Arachnophobia. 
與 Ganzer 合作的 Schafer 選擇將它直接戴在鼻梁上——對于一些 90 年代的孩子來說,這令他們回憶起這十年的一部電影珍品,《蜘蛛恐懼癥》。
 
The makeup artist affixed it to Schafer’s face with special-effects glue; for good measure, hairstylist Lacy Redway worked her sleight-of-hand magic, using invisible fishing line to secure the brooch to hidden braids.
化妝師用特效膠把它貼在Schafer的臉上;為了達到更好的效果,發型師 Lacy Redway 運用了她的技巧,使用隱形魚線將胸針固定在了隱藏的辮子上。
 

 
而這次的化妝品則都來自資生堂,Hunter Schafer本人是資生堂新一季度的全球品牌大使(SHISEIDO Global Brand Ambassador),出生于1999年的她也是資生堂歷史上最年輕的品牌大使。
 
Hunter Schafer為資生堂拍攝廣告宣傳,來近距離感受一下這優秀的五官:

 

 

 

 

相信大家都注意到了,在一開始介紹Hunter時我們就提到了她的特殊身份——跨性別者(Transgender)。

 

事實上,Hunter在上高中前的生理性別是男性,但她從小對自己的性別認同卻是女性,覺得真正的自己被禁錮在了錯誤的身體里。
 
她出生于美國的North Carolina,在成長過程中一度因為性別認同的錯亂而感到恐懼與焦慮。好在她最終認清了自己,在家人的支持下,從高中起通過醫生開始尋求治療,最終找到了屬于自己的位置。

 

 

青少年時期,Hunter Schafer就展示出了過人的藝術才華。她熱愛繪畫與設計,常常將自己的作品po到網上,因此吸引了Rookie Magazine的創辦人Tavi Gevinson的注意,在15歲那年,她就成為了該雜志的簽約藝術家。
 
 
 
高中畢業后,對時裝充滿興趣的她進入中央圣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學習,并在紐約開啟了自己的模特生涯。
 
18歲時,就成為Dior、Miu Miu、Maison Margiela和Ann Demeulemeester等大牌的常駐模特。
 
 
 
身高一米七八的她擁有著直角肩和大長腿的完美身材比例,加上對時尚的靈敏嗅覺,無論在秀場內外,每一次的搭配都十分引人注目。
 
華麗優雅的公主造型:
 
 
 
暗黑高貴的女王造型:
 
 
 
 
可愛俏皮的靈動小女生:
 

 

但Hunter并不只滿足于自己藝術家和模特的身份,她在不斷地探索自己各類的職業可能。19歲時,她參演了HBO的熱播青春劇《Euphoria》。
 
 
在劇中,她扮演女主的跨性別閨蜜Jules Vaughn,又美又颯的她可謂本色出演。
 
 
事實上,她本人也參與了幕后編劇工作,更將她一路作為跨性別者的心路歷程在角色中進行了完美表現。
 
 
 
There’s definitely truth in the fact that it gets a little blurry between who I am and who she is. But that’s also changed. I was 19 when I first began inhabiting Jules, and I’m 22 now, nearly a completely different person than when we first started. A lot has happened since then, and I’ve experienced a lot and I’ve grown, versus the time capsule Euphoria lives in. 
事實上,我是誰和她(Jules)是誰之間有點模糊, 但這也在慢慢改變。 我在19歲時開始扮演Jules,如今我22歲了,與曾經幾乎完全不同。這期間發生了很多事情,與拍攝《Euphoria 》時相比,我經歷了很多,我成長了。
 
And I’m getting to know myself better and know where I’m moving. They diverge and intersect. And in that way, it can be complicated, but it’s nice to understand the dichotomy a bit better than when we first started.
我變得越來越了解自己,知道我要去哪里,這些想法既發散又相互交叉。它們可能會很復雜,但很高興我能比剛開始時更好地理解這些。
 
 
作為一名跨性別者,Hunter用自己的勇氣和身份讓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了這一群體;作為一名藝術家,Hunter則在不斷地進行橫跨時裝、模特、影視與編劇的嘗試。讓我們一起祝福勇敢又美麗的她能在自己喜歡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