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屆東京奧運會的“陰間操作”太多了,而目前最具爭議性的話題之一莫過于即將迎來奧運史上首位跨性別運動員。

 

 

她就是來自新西蘭代表隊的勞雷爾·哈伯德(Laurel Hubbard),將在東京奧運會參加女子舉重87公斤級的爭奪。

 

 

Laurel Hubbard出生于1978年,是本次奧運會年齡最大的舉重運動員。在她35歲前的人生里,一直以男性身份生活。
 
 
她曾就讀于奧克蘭Saint Kentigern 男校,十幾歲時就開始訓練參加男子舉重比賽。
 
 
1994年時,Hubbard還是學校男子舉重隊隊長,并在 16 歲以上青少年全國錦標賽中獲得 99 公斤級冠軍。
 

 
Hubbard revealed in a 2017 interview that she startedweightlifting as a young man to try and become more masculine, saying: 'sadly that wasn't the case'. 

哈伯德在2017年的一次采訪中透露,她之所以走上舉重之路是為了讓自己更有男子氣概,但是她表示: “很遺憾,結果并非如此?!?/span>

 

She produced many promising results as a weightlifter, but life as a man became increasingly difficult.

作為一名舉重運動員,她取得了不少好成績,前途光明,但作為一個男人,生活卻變得越來越困難。

 

weightlifting    / ?we?t?l?ft?? / n.舉重

 
直到2012年,Hubbard因性別認知障礙退役,之后去做了變性手術,開始服用雌性激素。
 
最終,他變成了她。
 
 

She transitioned and came out as a woman in her mid 30s - and has been extremely private since.

她在35歲的時候成為了一個女人——從那以后她一直非常低調。

 

The decision to re-enter high profile weightlifting as a woman looks provocative to many people.

但她以女性的身份再度高調選擇舉重項目,這一行為對于很多人來說充滿了挑釁。

 

 
成為女人后,她才改為參加女子87公斤級舉重項目。
 
2017年至今,Hubbard先后在各種比賽中摘得“六金一銀”。一直到這次的東京奧運會,她入選新西蘭隊的5名舉重運動員之一。

 

 
Hubbard will be the first trans athlete to compete in the Olympics’ 125-year history, even though the Olympics started allowing trans athletes in 2004.
盡管2004年奧運會就開始允許跨性別運動員參賽,但哈伯德將成為奧運會125年歷史上首位參加比賽的跨性別運動員。
 
The New Zealander is ranked 15th in the world in the super heavyweight 87 kilogram-plus (192 pound-plus) category, according to the International Weightlifting Federation.
根據國際舉重聯合會的數據,這位新西蘭運動員在87公斤以上(192磅以上)超重量級舉重項目中排名世界第15位。

 

接下來,她將以女子身份參加東京奧運會87公斤以上女子組比賽,與我國的奪冠熱門選手00后小將李雯雯同臺競技。

 

 
Hubbard的參賽,在互聯網上引發了熱議。連安靜了許久的美國前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也對此發出了質疑。
 
7月24日,特朗普在一場講話中直接炮轟跨性別舉重運動員參加女子體育比賽。
 

 
特朗普聲稱,跨性別運動員能夠輕易地“碾碎”女性運動員創造的紀錄,還稱允許跨性別者參加女子比賽是對女性權利的侵害。
 
“他們正在奪走你的權利,這是一場女權運動,我們不能讓這種事發生?!?/span>
 
有網友回復說:很難想象,這次我竟然和“懂王”統一立場。

 

 

不少網友表示,Hubbard的參賽是“徹頭徹尾的作弊”。
 
"Allowing a transgender woman into the game may be a just decision as a symbol of the Olympics inclusiveness, but it's not fair as Hubbard still has physical advantages over other participants," wrote one netizen on Sina Weibo.
有網友在新浪微博上留言:“允許跨性別女性參賽可能是一個公平的決定,象征著奧運的包容性,但這并不公平,因為哈伯德仍然比其他參賽者更具身體優勢?!?/span>
 

 

有批評者指出,研究表明,經歷過男性青春期的變性女性,即使在接受激素治療后,仍然比其競爭對手在體育方面有優勢。

 

而Hubbard是從35歲之后才開始改變了性別,在她人生的前幾年一直以“男性舉重運動員”的身份參與訓練,如今和女運動員站在同一賽場,真的公平嗎?

 

 

比利時舉重運動員安娜 · 范 · 貝林根(Anna Van Bellinghen)就在采訪中提出質疑:

 

“I am aware that defining a legal frame for transgenderparticipation in sports is very difficult since there is an infinite variety of situations and that reaching an entirely satisfactory solution, from either side of the debate, is probably impossible," Van Bellinghen told Inside the Games. 

 范 · 貝林根在接受《游戲內幕》采訪時表示:“我知道,界定跨性別者參與體育運動的法律界限非常困難,因為有無限多種情況,從辯論的任何一方來看,達成一個完全令大家都滿意的解決方案是不可能的?!?/span>

 

“However, anyone that has trained weightlifting at a high level knows this to be true in their bones: This particular situation is unfair to the sport and to the athletes.”

“然而,任何受過高水平舉重訓練的人都應該明確這一事實:這種情況對這項運動和運動員都是不公平的?!?/span>

 

 transgender  / ?tr?nz?d??nd? / a.變性的;n.跨性別者

 

 
 
但新西蘭從奧委會到政府高層,當然不認為作弊。
 
新西蘭總理Jacinda Ardern發聲力挺,稱允許Hubbard成為首位參加奧運會比賽的跨性別運動員,“各方都遵守了規則?!?/span>

 

 

總理所說的規則,指的是國際奧委會(IOC)2015年出臺的新規,該規定允許運動員從男性轉變為女性后,以女性運動員的身份參與比賽。條件為:
 
?運動員必須聲明自己的性別身份是女性,并且(出于體育競技目的)至少四年內不能更改。
 
?運動員需在其首次以女性運動員身份參賽前至少12個月內,提供個人血清中的睪酮總水平低于10納摩爾/升的證明。
 
 
新西蘭副總理兼體育部長Grant Robertson則表示,“她理應出現在奧運會上,我們將支持她”。
 
新西蘭反對黨國家黨黨魁Judith Collins表示,“她就是她(is who she is ),她正在努力做到最好……我不希望看到任何欺凌性質的或者可怕的評論,因為她正在做她想做的事?!?/span>
 

 

然而,倡導女性公平參賽的澳大利亞“拯救婦女運動”組織批評國際奧委會“背叛女性”。

 

還有人警告稱,Hubbard在奧運會上的歷史性參與會開創“一個令人厭惡的”先例,將在未來幾年對女性體育運動造成巨大傷害。

 

事實上,就在今年2月,在美國就出現過這樣一起訴訟,3名高中短跑女子選手起訴變性運動員,涉及的2名變性選手共贏得了15個州冠軍。

 

 
Smith  who appeared alongside her attorney Christiana Holcomb on Fox News, said: 'People should realize that a lot of biological females have missed out on making it to meets that really matter like states and regionals and the transgender athletes have taken spots on the podium that belong to biological females'.
史密斯和她的律師克里斯蒂安娜·霍爾科姆一起出現在??怂剐侣勵l道,她說:“人們應該意識到,很多女性錯過了像州和地區賽這樣真正重要的比賽,變性運動員已經占據了原本屬于生物學意義上女性的領獎臺。
 
 
'Having separate boys' and girls' sports has always been based on biological differences, not what people believe about their gender, because those differences matter for fair competition,' Holcomb said.
霍爾科姆說:“讓男性和女性分開運動一直是基于生理差異,而不是人們對他們自己性別的看法,因為這些差異對公平競爭至關重要?!?/span>
 
'Trans girls should have the right to compete in sports. But cisgender girls should have the right to compete and succeed, too. How do you balance that? That's the question.' 
“跨性別女性應該有參加體育比賽的權利。但是原性別的女性也應該有競爭和成功的權利。如何平衡這兩者,正是問題的關鍵所在?!?/span>
 
對此,你怎么看?你覺得跨性別運動員參賽公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