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美元的票房成績打破年度開畫記錄,同步于Disney+上線收獲超6000萬美元收益,打破流媒體電影播放量記錄——

福利領取提取碼:love,請在宇宙英語小程序內點擊圖片下方位置,回復【漫威21】不含框

情懷使然,大坑終填,我們等這部漫威一姐的獨立電影,已經太久了

 

 

初見她是2010年的鋼鐵俠2》:黑寡婦的驚艷登場,只用一頭紅發、魅惑笑容和絕好身手,就深深吸引了我們

 

 

黑寡婦的時間線設置在美隊3復聯4之間,作為寡姐單人電影,它確實填上了不少坑出身、紅房子、家人、親人、血債、布達佩斯的任務……

 

它有讓黑寡婦這個形象更立體嗎?我們只知道,至少復聯4里欠黑寡婦的那場體面葬禮,這一次,導演花了一整部電影來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準備。

 

寡姐在黑寡婦里的最后一個鏡頭,也是MCU里黑寡婦角色的真正落幕

 

彩蛋,致敬,這一次,讓我們與漫威宇宙的十年、與黑寡婦的十年,好好告別。

 

90s S.H.I.E.L.D. logo

 

追逐阿列克謝、梅麗娜、娜塔莎和葉蓮娜的車上,可以看到90年代神盾局的logo標志。

 

WHiH World News

 

黑寡婦中的新聞播報WHiH World News,貫穿了整個漫威宇宙,MCU的其他電影和劇集中都能看到WHiH的身影。

 

Taskmaster protocol is first enacted by Dreykov

 

大反派德雷科夫旗下的Taskmaster模仿大師初登場,她所注視的畫面是美國對戰內戰中鷹眼大戰黑豹的一幕。

 

Rick Mason

 

黑寡婦中我們發現寡姐多了一個男閨蜜,他就是Rick Mason,只要價格合理,他可以給你弄到一切你想要的。漫畫中,RickPhineas Mason(修補匠Tinkerer,《蜘蛛俠英雄歸來中的反派之一的兒子。

 

Budapest safe house

 

寡姐和“妹妹”葉蓮娜再會于布達佩斯的安全物。葉蓮娜提到墻上有三個奇怪的搶眼,寡姐糾正她“這是弓箭留下的痕跡”,事實上這里復聯里寡姐和鷹眼的安全物。

 

Black Widow’s arrow necklace

 

寡姐的這個箭頭項鏈在其他幾部復聯電影中也有很高的出鏡率。這其實是斯嘉麗·約翰遜本人在2014年拍攝時就提出的想法,她想以此致敬寡姐和鷹眼的友情寡鷹是官配的鐵證啊家人們?。。。。?。

 

What happened with Natasha and Clint in Budapest

 

黑寡婦總算把復聯1的坑填上了。我們終于知道寡姐和鷹眼當年所提到布達佩斯的任務是什么了——刺殺德雷科夫。

 

Dreykov's daughter

 

復聯1中寡姐和洛基的談判,當時就有提到“德雷科夫的女兒”。寡姐承認”我欠了債,我想要償還,這個坑在黑寡婦里也填上了。

 

The Black Widow White Suits

 

寡姐的這身白色裝備參照的是漫畫Black Widow: Deadly Origin》(黑寡婦致命起源中的形象。

 

Red Guardian's Tattoos

 

監獄一幕中,阿列克謝紅色衛兵Red Guardian身上的紋身其實大有來頭。仔細看可以發現他在身上紋了梅麗娜、娜塔莎和葉蓮娜相關的要素,果然家庭是假的,親情是真的……

 

Ursa - "The Great Bear"

 

監獄中和阿列克謝劍拔弩張的大胡子男人名叫Ursa,全名Ursa Major,本名Mikhail Uriokovitch Ursus,漫畫中他是蘇聯發現最早的變種人,能力是變成熊人。

 

Nano Mask

 

娜塔莎和梅麗娜的易容面具是Nano Mask納米面具),這玩意在美國隊長冬日戰士中娜塔莎就用過一回。

 

Yelena’s vest

 

原來娜塔莎在復聯4里一直穿著的背心,是葉蓮娜給她的TT)。

 

Fanny the dog

 

 

電影最后,葉蓮娜終于擁有了一只她夢寐以求的狗狗。她給狗子取名Fanny,這也是娜塔莎從Rick那里聽來的名字之一。

 

Natasha's grave

 

 

娜塔莎的墓碑在一棵大樹下,這和德雷科夫告訴娜塔莎“我們把你的母親葬在一顆樹下”相呼應了。

 

Contessa Valentina Allegra De La Fontaine

 

片尾彩蛋中,出現在娜塔莎墓前和葉蓮娜對話的女士即“德拉方丹伯爵夫人”,本名瓦倫蒂娜·阿萊格拉·德拉方丹。她在獵鷹與冬兵第五集登場,在這里她似乎成為了葉蓮娜的上司。漫畫中她是尼克·弗瑞的相好、神盾局特工,也是新任九頭蛇夫人。

她的出現,不僅暗示了葉蓮娜“二代黑寡婦”的身份,更是MCU下一個宇宙開啟的信號。